心水资料

103万香港人走向历史

日本和香港政府不顾当地舆论和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决定将《逃犯条例》修正案草案提交周三的立法会会议,在中国香港引起了极大的情绪,整个城市走上街头打击邪恶的法律。

从维多利亚公园到立法会,从早到晚,身穿白袍的游行者云集港岛达八小时之久,再次用脚和汗水表达强烈的公众舆论,反对邪恶的法律和对小日本的侵蚀。

组织游行的中国香港人民人权阵线在夜间宣布,昨天有103万人走上街头,是2003年7月1日举行的反23示威的两倍。香港人又创造了历史。

昨天,在炎热的天气里,香港人不分行业、年龄和职业,走上街头,与邪恶的法律作斗争,冲破了港岛的主要街道。

这是布隆迪民主阵线在两个半月内第三次发起反邪恶法律示威。过去几天,社会各界在各地发起了联合赞助和动员示威。许多企业也宣布他们将在周日关闭街道。

游行原定于下午三时从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草坪开始,至金钟立法会。

然而,下午1点左右,维多利亚公园的草坪上挤满了穿着白色衣服的市民。民主阵线召集人岑子杰宣读会议宣言后,游行于40分钟前2点20分开始。

下午,游行者从铜锣湾高士威空强行进入轩尼诗道的所有行车线。

由于参与者太多,游行从维多利亚公园提前40分钟开始。

民主党元老李柱铭、前立法会议员吴霭仪、几位现任立法会议员和歌手何云石等人带头举着巨型横幅,高呼“收回恶法,林正下台”等口号。

一路上,市民们继续加入,游行者鼓掌。

市民涌向街头,要求为地铁的多站瘫痪提供特殊支持。

市民们把论坛带到街上。

由于铜锣湾离搜狗很近,警方坚持不开放交通线的另一边,并用铁马封锁了崇光路口,导致大量等待加入附近行列的人挤在附近的人行道和小巷里,导致游行队伍停滞不前。

游行者不断喊着“开路”,并与警方发生零星冲突。

有一次,当中央图书馆也要求一些示威者打开电车时,警察升起了红旗。

鹅颈桥的位置已经发生过多次冲突。警察升起红旗,警告市民保持冷静,不要试图冲击警察的防线。

由于大量市民参加游行,游行沿线的许多地铁站几乎瘫痪。天后站的检票口暂时关闭,以便改道,火车“飞到车站”。许多游行者必须在堡垒山或湾仔站下车,步行到维多利亚公园。

即使是九龙的旺角和尖沙咀车站,也因为人太多而定期关闭。

尖沙咀天星小轮和红磡海底巴士站排起长长的白人队伍,等候前往港岛的巴士。

下午约四时,港岛区游行队伍的领袖花了八小时才抵达立法会门外,而下午约五时,他们已被添美道回旋处挤得水泄不通。与此同时,很多市民只是从天后、铜锣湾和炮台山参加游行,却没有看到龙尾。

示威者突破了湾仔的警戒线。轩尼诗道上的六条车道和电车轨道挤满了示威者。

龙首在下午约二时开始,龙尾在晚上约十时才抵达立法会。

从铜锣湾到金钟,持续几公里的人流持续了八个小时。

民阵在晚上9点左右宣布游行人数高达103万,打破了2003年的7150万人的纪录,为香港人创造了历史。

民主阵线召集人岑子杰在立法会二读时呼吁议员投票反对该法案。他亦促请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尽快作出回应,悬崖勒马:「我希望林郑月娥能尽快回应我们中国香港市民的要求。我也希望创始成员当选。我也希望你们能回应公众舆论,因为我们103万公民将悬崖勒马。”

他说,下一波行动将视政府对示威的反应而定。

前高级官员和名人敦促许多名人参加游行。左起是天才学者陶杰、前高级官员王永平、副文化馆馆长彭志铭和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陆炳泉。

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走上街头。

多位前高级官员、政界人士及知名人士上街呼吁修订,包括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前公务员事务局局长王永平及前投资推广署署长卢维思。

与市民一同出行的安森·陈(Anson Chan)表示,香港人在烈日下走上街头空是因为他们不能袖手旁观。“我相信许多市民以前从未过马路。为什么这次他们必须走上街头?也就是说,我们不能袖手旁观,看着我们的家庭被这些邪恶的法律摧毁。因此,尤其是年青人,觉得我今天必须站起来,对特区政府说不,对这项“派中国”的规例说不。

「她重申,《逃犯条例》的修订一旦获得通过,将会践踏我们的基本人权和自由,并摧毁中国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她希望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不要坚持走自己的路,谦卑地听取市民的意见,重新开始咨询。

王永平表示,这次有这么多人走上街头,显示出香港人强烈的民意要求撤回修正案,“这次的规模比2003年更为关键,香港人不分阶级、财富或政治立场。玩彩票是犯罪吗?

这也反映出绝大多数公民反对这项规定。

“年轻的学生第一次走上街头反对邪恶的法律。这一次,邪恶的法律促使一群年轻人第一次加入游行队伍。

这是六中的梁同学和他的同学第一次上街。他说:“因为我认为这是中国香港的责任,这项引渡法实在不合理,不利于我们下一代或中国香港的发展。

此外,这对中国台湾的情况也没有帮助。

“吴还说,严厉的法律影响深远。”对中国香港的影响,不仅与一些人和一些阶层有关,事实上,每个人甚至下一代也将受到这些条例的影响。

“也有许多父母和他们的孩子一起游行。一位父亲说,在中国的所有香港人都不相信朝鲜。”如果中国香港的自由社会再次被朝鲜剥削,剩下的孩子是什么?还有一些母亲带着不满半岁的女儿上街,希望保护她从小长大的房间/[/k0/。“我希望婴儿成长的地方是一个有自由和民主的地方。

中国香港是我们的家。

“各界人士走上街头抗击小日本的侵蚀。红衣主教陈日君一路上欢呼雀跃。

游行前,许多宗教团体在中央图书馆外举行了“保护我们城市的祈祷会”。天主教教区退休主教约瑟夫·陈枢机主教(Cardinal Joseph Zen)主持祈祷会,为游行顺利进行祝福和祈祷。

中国香港圣公会的成员也参加了追求正义的游行。林先生认为,《逃犯条例》的修订与“第二十三条”密切相关,并可能影响宗教自由:“我们知道这是一项邪恶的法律,我们有责任退出。

媒体也动员了很多。中国香港记者协会和独立评论员协会也动员其成员上街游行。

中国香港资深传媒人、时事评论员程翔直言,小日本强推恶法是为了其党的执政安全,而非真正的国家安全,“所以我们看到的其实是小日本想收窄中国香港的自由。中国香港资深媒体人士和时事评论员程响直言不讳地表示,日本大力推行严苛的法律是为了其政党行政的安全,而不是真正的国家安全,“所以我们看到的实际上是日本想要缩小中国香港的自由。

政府发言人回应时表示,虽然游行人数众多,但条例草案将如期于星期三在立法会恢复二读辩论。

此外,国际社会也非常关注中国香港的游行。

世界上29个城市发起了支持香港人民反恶法的集会和示威。

全球媒体包括美国、英国《卫报》、法国《世界报》、日本国民健康保险公司和半岛电视台都报道了香港人走上街头反对恶法的消息。

中国台湾土地委员会表示,衷心赞赏大量中国香港人参加游行,并要求香港政府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它还呼吁中国台湾人民向中国香港学习,高度警惕日本小政权的欺诈性质,并明确区分“一国两制、中国台湾”计划的欺骗行为。

蔡英文主席也对社交网站上的游行作出回应,指出“一国两制”的法治令中国香港感到自豪,但却逐渐崩溃,在中国的台湾人应该“深感警觉和深切关注”。

发表评论